Biege.

一直话废

【JCS万世巨星耶稣基督,犹耶】Forgiveness

#仍然不长
#写的时候满脑子卡特叔和秃顶犹大对唱爸妈吵架曲#我也不知道为啥



“拉比啊,”犹大曾不止一次地询问耶稣,通常在布道之后,他们两人一起在荒无人烟的旷野中散步时,“您的宽恕是否会降临到有罪之人的身上?”

“是的。”这一次,耶稣像平常一样回答,却没有看向犹大。他的目光温和而悲伤,始终落在某个遥远的地方。

于是犹大不发一言地与耶稣同行。直到很久之后,月亮的银辉洒满椰枣树最顶端的叶子,星星开始缓慢地移动、晚风从绿洲经过带来清爽的凉意,犹大终于再次开口:

“那末,倘若那有罪之人是我呢?我仍能够…获得您的宽恕、祷告与祝福吗?”

耶稣停下了脚步。他转过身,看见犹大的脸几乎有一半都在阴影之中。耶稣说:

“牧羊人不会拒绝迷途知返的羔羊回到羊群中。那真正信我的、爱我的、敬我的,我必原谅他从前的过错。天上的父对我说:‘他已经悔过了。’这句话将被我宣之于众,因为我原是为救赎而来。”

他说:“我便是世间的牧人。”

他的双眼倒映出星空和犹大的身影。藏在阴影里的犹大望着耶稣被月光照亮的面孔沉默了许久,再度出声时甚至没意识到自己声音中异样的嘶哑与颤抖,如同深秋摇摇欲坠的枯叶。

“假如我犯下了不可饶恕之罪呢?地狱将是我最后的归宿吗?”

“不。”

耶稣竟微笑了。这微笑仿佛一个来自心爱之人浅尝辄止的亲吻、一声甜蜜而痛苦的叹息、一次转瞬即逝的拥抱。“他笑起来真令我心碎。”犹大绝望地想。他闭上了眼睛。

接着,他感到耶稣的手掌轻柔地抚上他的额头。

他听见他的老师的声音在人迹罕见的荒野中响起,清晰有力得一如对人们传道:

“不,犹大。你是我的左膀右臂,我最心爱的门徒。你将一直陪伴着我,直至审判日的到来。那时,我会召你同我并肩而站,就如同现在一样。”

这便是人子的回答。而犹大——这个即将在客西玛尼背叛他的老师的犹大——捧起了耶稣行过神迹的手,长久地亲吻。那时候的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吻最终会落在基督的唇上。


fin.

【悲惨世界RE】街垒日片段

#它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片段
#街垒日的RE



至少他们曾拥有死亡前的最后一个吻。

我们应该为此感到庆幸:没有什么比这个吻更珍贵了。即使在他们满心欢喜而耽于情爱的春天,也没有哪个夜晚比得上这匆匆一吻。这个吻孕育在黎明到来、晨曦初现之前的重重黑暗中,因着近在咫尺的硝烟与火药而带上硫磺和苦杏仁味。它过于纤细短促,却又不动声色地隐隐透出不祥。

安灼拉和格朗泰尔之间的这一吻啊,诞生于科林斯酒馆二楼的昏暗角落,即将陷落的街垒旁。在那儿,死亡和鲜血缓缓蔓延而上。圣梅里街垒已经渺无音讯了;人们躲在窗帘布后头瑟瑟发抖。全巴黎只有零星的交火声。群众抛弃了共和党人,也就是一并抛弃了这群青年领导的革命,而这竟连背叛也算不上:将希望寄于此原是乌托邦式的幻想。温暖的橘红光线开始在天际显现出来,这是坠入深渊前仅剩的安宁。

我们先前已经讲过,处决热安的枪声响起之后,他的双眼仍凝望着天空。

安灼拉和公白飞同时听到了枪响。公白飞身体一震,安灼拉则未发一言。

他走上了二楼。

格朗泰尔在等着他。他对安灼拉说:“你得活下去。”

这个成日浸在苦艾-黑啤酒中、只晓得与首领唱反调的颓丧家伙,此刻却抬起脸,眼神清醒得仿佛他从未真正喝醉过。他又重复了一遍,试图掩饰自己声音中的哽咽:“你必须得活下去。”尽管他知道那不可能。

而安灼拉低下头吻了吻他。

如何利用AO3与WriteWords结合背单词

亲历有效

miste:

若干年前我将ao3添加到收藏夹,备注为:这真的是一个学习英语的网站。时光荏苒,却仍然没有勇气和热情去啃那些英文原文。这篇文章给了我一些动力,真的希望能把那些优雅的佳作啃出来。


宛若琉璃:



——充分利用在线词频统计网站带你走向人生巅峰




(本文作者已经彻底放弃治疗)




众所周知,著名英语学习网站AO3能够有效扩大读者的阅读量与词汇量,对CP的爱作为动力有时甚至可以达成一天超过6小时、8小时乃至12小时的沉浸式阅读成就,长期坚持会发现个人的阅读速度、英语语感等均有显著提升。




但毕竟不是所有时候都能进行这种长时间在糖堆上打滚的行为耗时颇长且效果短期内不太明显的英语阅读练习。从手机或平板屏幕前抬起头来,包括作者本人在内的一部分人就会发现三次元正在通过各种死线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至于接下来是通宵还是通宵还是通宵……反正选一个就好。




那么如何在畅游在AO3的宝藏之海课外自主英语拓展阅读与现实生活中语言水平快速提高的需求中找到平衡呢?今天,我们要推荐一个免费在线词频统计网站WriteWords,该网站可以辅助你快速(?)统计全文生词,评估词汇水平,增强阅读记忆效果。如此一来,背单词与大口吃粮拓展阅读同时进行,岂不美哉?




下面让我们看一下具体应用:




以Stealth_Thyme的Superbat Big Bang 2017活动文 Saudade为例,这是一篇词数约20000+的作品,文字温柔优美,情节舒缓迷人……好的让我们将话题拉回来,现在,将其两万字的全文复制至WriteWords上Paste Your Text的文本框内,然后点击Submit提交。如图:





结果出现一张长长的列表如下:





表格按词汇频率出现高低排列,让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全文共出现1053个the,545个a,至于几百个he,his,to,of等等等等不再赘述,Bruce出现315次,Clark出现214次——作为一篇Bruce主视角的文是理所应当的——但这就又扯远了。 




乍一看这样的统计简直毫无X用,然而如果我们将这张表格复制进一个新建的Excel文档后,情况又有所不同。








我们可以看出按照WriteWords统计结果,这篇全文20147词的文章共由4189个不同词汇组成,其中还包括比如accepted与acceptance这种同一词汇的多种形式,再除去人名地名,理论上说,读者达到4500词汇量(大学四级所要求的也就是如此)就能无障碍阅读全文——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像作者本人这样的大多数非英语母语使用者无法保证自己的词汇量能够精准覆盖原文作者所使用的所有词汇。于是下一步我们便可以进行手工筛选,在excel表格中标出自己不认识,或感到较为陌生、不看上下文猜测意思比较困难的词汇。




在这个步骤中,经快速浏览发现,词频在3(包括)3之上的文中高频词汇大都是非常简单的词汇,基本上一眼扫过就可确定能直接删除——这样就删去了4000词中的将近970词,余下部分差不多平均每15个词左右会出现一个生词。经过花去了半个小时上下的标红,反选删除后——一张全新的,剩270词左右的表格就此出现,随便从中截一下图:





好了,除了暴露作者本人可悲的词汇量之外如果还有人没关掉页面,耐心看到甚至同样进行到这一步后,下一个步骤就是查询字典,将这些词的中文释义(和感觉值得随手记一下的相关词组)以各种喜欢的格式输入旁边的列表中:





就这样,在两个小时之后,彻底弃疗的本文作者成功为Saudade这篇文建立起一个个性化的生词库,而以此类推,就算每三天看一篇文总结背诵200词,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能背诵两万单词,坚持5年我们就拥有了超过10万的词汇量,勇攀英语学习巅峰…… 




当然了,以此类推之后都是玩笑话,现实中我们大概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能够每三天对一篇20000字的同人进行一次语料归纳筛选——但是,在对多篇文进行相同流程的处理之后,我们便能够亲自总结而不是依靠字典或单词书统计出自己常见而并不熟悉的高频词汇,而且通过简单操作表格,我们便能储存下生词,逐渐建立起个人独一无二的单词数据库。相对X山词霸等软件的随手划词后转瞬就忘,亲手输入释义则进一步增强了记忆效果。此外,在建立词库并复习/预习(取决于是否先通读过全文)一篇文章的所有生词后,阅读流畅程度必然会显著提升,所带来的不必隔两分钟打断阅读体验,毫无障碍一气呵成的阅读感觉也会让人沉浸在CP世界中流畅的文字快感中。




或许,这种做法不失为一种将枯燥的单词记忆与个人大口吃糖兴趣爱好相结合的的可行办法。最后,无论在AO3上大家是在放松玩耍还是抱有希望同时提高外文水平的目的或是像作者本人一样该吃药丸,祝大家都在萌CP休憩之余能够有所收获吧。


不用考虑版权的几个图片网站

miste:

一条鱼。:



强推unsplash,非常好看,图大清晰有逼格,而且门类很广。记得用图的话,给摄影师们买杯咖啡!




也是疏狂也任真:







ChungGan:















推荐几个优秀且免费的图片摄影网站,希望大家转载出去,让更多人看到。




































【基督山伯爵同人】罂粟糊籽、中国鸦片和印度稠膏(1)

阿尔贝在床上醒来时头痛欲裂,他一想到今天要去和基督山伯爵决斗就感到紧张、恶心,胃部沉甸甸得像塞满了石头。“弗洛朗丹!”阿尔贝拉响床头的铃,大声喊他的贴身男仆,“你这个懒家伙!还不快上来!”
一阵沉稳的脚步声隔着门逐渐大了起来,门被打开了,进来的人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
“哦!弗洛朗丹,您终于——”
阿尔贝说了一半的话卡在了喉咙里。他看着站在门口的人,揉了揉眼睛。
“贝尔图乔先生?”
“是的,子爵大人。”管家回答,他的手中竟然还端有一小杯刚沏好的热茶,乳白色雾气打着圈儿袅娜升起。
阿尔贝忍受着眩晕和宿醉般的不适,不客气地冲着贝尔图乔说:“我完全不知道您是怎么进到这儿来的,但是,”他抿紧了唇,冷冷地继续说道,“既然您是基督山伯爵的仆人,那么您就应当懂得这样的一种行为——不打招呼就闯进别人的住宅甚至是卧室的做法,恕我直言,是极其失礼的。现在,请您告诉我:是谁准许您进来的?我的贴身男仆去哪儿了?您说完了这必要的解释——或许还加上道歉——之后,就请离开吧。我在上午得准时赴伯爵的约。”
“阁下,”贝尔图乔微一欠身,“我接受您的指责并向您致以歉意,遗憾的是,我无法回答您的问题。唉,您也晓得我的主人希望必要时下人们都像那个非洲奴隶阿里一样——也就是说,当个聪明的哑巴。因此我没法向您说明我来的原因和目的。这儿呢,”他上前一步,“是伯爵大人吩咐我送来的药草茶,考虑到您的身体可能会有不适,他希望您趁热服下。”
“基督山伯爵?”阿尔贝没怎么注意管家前头说的话,他听见“伯爵”两个字,就感到心被揪紧了;一股难以形容的焦虑混合着隐隐约约的期盼攫住了他的心脏。他不知道哪一个事实更让他想躲在家里:是同基督山见面,抑或是对方在决斗之前还关心着自己。尽管他这么做大概是为了保证决斗的公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基督山伯爵是光明磊落的;他通常不屑玩弄见不得人的手段。
“这么说,他也在这儿了......”子爵低声喃喃,并未觉察到自己的恐惧在早先只源于渴望。那渴望又因求之不得而生。
阿尔贝·德·莫尔塞夫愣愣地坐在床上陷入了沉思。他看上去失魂落魄极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基督山伯爵就那么想要亲手结果他吗?可他又怎么刚好会在自己身体不舒服时送药呢?阿尔贝的眼前浮现出伯爵惯有的胸有成竹的表情,他很薄的嘴唇勾勒出一个揶揄的微笑,那模样仿佛在说:“难道世上竟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吗?”是啊,是啊,阿尔贝想,他几乎无所不知。他一切都知晓、一切都了解......但他真的能预见到所有事吗?他能够预见——比方说,阿尔贝接下来准备的坦白和求情吗?
外头突然响起一阵杂沓的马蹄声,还有车轮碾过石子路的声响。也许是博尚或者夏托-勒诺,决斗见证人中的任何一个。阿尔贝猛地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想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怀表,却尴尬地发现自己仍穿着睡衣。他轻轻咳嗽了一声:
“贝尔图乔先生,至少您能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吧?噢,您到楼下后,再顺便把弗洛朗丹叫过来,我需要收拾一些——”
“那么,您现在不喝这药了?”
阿尔贝瞥了一眼;盛在白瓷杯里的茶已经快要凉透了,他想他现在并不需要这个。更何况这盏小巧精致的茶杯让他想到基督山,还有他长袍上的金线和宝石,那些繁复而美丽的东方图样。阿尔贝不能在这种时候想到它们。
“不,暂时不用。您放在外头吧。”
贝尔图乔点了点头,又鞠了个躬,一声不吭地退了出去。“见鬼,”在管家离开房间之后子爵自言自语,“伯爵甚至不允许他告诉我最基本的时间吗?这也太荒唐了。”他急急忙忙地套上长裤和皱巴巴的衬衫——没人给他送来熨过的崭新衬衫,这会儿只好将就一下了。正当他费力地与第三粒钮扣较劲时,有人敲了敲门。
“请进。”阿尔贝高声说,他低着头扣上领口的倒数第二粒扣子。感谢上帝,博尚终于来了(只有他才会毫无顾忌地到卧室里来找阿尔贝),他最忠诚的朋友,好心的报社编辑,“我们的父辈在那个风云变幻的年代里所犯下的过错,是不关子女的事的。”阿尔贝记得他说过这句话。博尚也是那个以一己之力查出真相,却发誓决不将秘密泄露出去的人。他是多么的高尚啊。但是现在阿尔贝的嘴唇发干,舌苔变得苦涩,再过几个小时,他就要在朋友面前恳求基督山,请求他的宽恕与原谅了。他竟要承认之前所做的种种假设、那些不堪的事实!到那时他的朋友们会怎么看他?博尚会怎么看他?想到这儿,阿尔贝脸红了。尽管他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博尚最终会理解他的决定,但他自己的勇气是否足以支撑着到那一刻呢?他必须逃得远远的——逃到另一个国家、另一个大洲去,以另一种身份生活。也许他再也无法见到自己的朋友们了。那将会成为确凿的事实。阿尔贝·德·莫尔塞夫不敢抬起头看着博尚;他不得不垂下眼,以免惊惶失措的眼睛替他说出那些难以启齿的秘密。他开口时只能努力让自己听起来像往常一样快活而兴致高昂:
“博尚,我亲爱的朋友,我想这个时候出发应该不算太迟吧?”。
“一点都不。”
一个冷静的男低音在他前方响起。这声音如晴天霹雳一般狠狠砸在阿尔贝身上,年轻的子爵浑身一个激灵,不敢置信地抬头,他失声叫道:
“基督山伯爵先生!我原本——我原以为——”
基督山带着一个冷淡的微笑,做了个不耐烦的手势:
“行啦,我知道您把我当成博尚先生了。”
”您来这儿干什么?”阿尔贝问,语气中更多的是急切而非恼怒,“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您为什么一句话不说就闯进我的房间?”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可能睡过头了,或者记错了决斗的日期;但是他立即否定了这个猜想。他无意识地扯了扯衬衫,甚至没发现刚扣紧的纽扣又被扯松了几粒。
“别太心急,阿尔贝。您一下子问这么多,叫我怎么回答?我只能告诉您:对于在我本人名下的房产,我是有绝对的行动自由的。”
“但是,我——我不明白,”阿尔贝结结巴巴地说,迷惑让他看上去显得格外年纪小;他皱起眉头的样子几乎还是个少年,“难道您买下了德·莫尔塞夫的宅邸?”
“什么?不,不,”基督山有点嫌恶地说,“我干嘛要买一座该受诅咒的宅子?噩运注定会降临在它身上的,这是迟早的事。不,子爵先生,我决不会买下它!我想——您现在恐怕还是有些头晕吧?那么,我派贝尔图乔给您端来的药茶您也没喝喽?”
“是的。”阿尔贝不清楚伯爵这么问的原因,但他承认自己没喝那杯茶。
“您还在生着病;我没法怪您。”基督山伯爵叹了口气,“因为,只要您足够清醒,就会发现您这会儿是在奥特伊别墅里。您待在我的住处。”
“在您家!”莫尔塞夫惊奇地大喊,要不是太阳穴仍然隐隐作痛,提醒着他正在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他说不定会忘掉两人之间的决斗。因为现在伯爵的态度实在是太温和了。
“在我的'住处'。”基督山纠正道,“您得知道,一个从坟墓里头爬出来的幽灵、一个游荡在世间的亡魂和一个渴望仇人鲜血的刽子手是没有家的。他的家在二十年之前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阿尔贝不禁打了个冷战;先前还算平和的气氛骤然变得阴郁吓人,一股寒意从他的脊背处窜起。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他清了清嗓子,鼓起勇气试图打破这可怕的沉默:
“但这是我的卧室——至少它看起来和我的卧室一模一样。伯爵先生,您该不会使神灯里的精灵都听从您的召唤,把整一个房间都搬过来了吧?”
基督山伯爵勾起嘴角笑了笑,但他的眼里毫无笑意,他冷冰冰地说:
“啊,当然没有。可是这与您又有什么关系呢?”
伯爵俯视着阿尔贝,然后他走到窗户前,用一种近乎粗暴的方式拉开窗帘,阿尔贝被过于强烈的阳光弄得直眨眼,“您自己来看看吧,我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阿尔贝透过玻璃窗向下望,果然,庭院中的空地上是一辆四轮马车,依照伯爵一贯的风格装饰得低调奢华;旁边是一大块整齐的草地,上面种满了欧石楠、西番莲和各种他叫不出名字的花。还有一颗郁郁葱葱的树立在中央。这里不是他的家。
“ 您最好现在别盯着窗外瞧太久。“基督山转过身建议道,他的声音一下子变得轻柔低沉,像上好的丝缎一样顺滑,像五月的微风一般诱人。
年轻的子爵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只是茫然地望着他,不知该说什么好。他仅能看见的是逆着光的基督山伯爵,笑容极为漫不经心。对方噙着微笑说:
“要是永远只能欣赏一模一样的景色,那该有多无趣啊。”


为什么基督山伯爵没!有!粮!

我爆炸难过,lof上面基督山伯爵的tag十个有九个都是fgo.........

为啥你们都不磕原著!!!!伯爵在书里又好看又苏啊!!!

还有伯爵/阿尔贝不要太好吃好伐,欧仁妮我也是很心仪的,跟女友一起出逃(穿男装)什么的超棒啊

靠,什么时候才有很多粮吃。绝望。


现在转还来得及吗

鬼师:

转发这个Ada新的一年里你的Ada 将富可敌国。

一个脑洞(

设定:飞儿是医生,若李则是他新来的实习生(刚毕业的)。若李总疑心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天天慌慌张张地跑过来问:“医生,我¥$&^&#%,是不是就快要死了?”每次下班后都会缠住公白飞不让他走。然后飞儿就会哄哄他...嗯,治/疗。


啊,想想就很可爱。说不定还可以写车(bu

呜太好看了…

糖鬍子:

**後兩張有大量膚色**

前幾天邊睡邊試畫(?)看看主教表哥跟死神表哥
我都不懂自己在幹嘛了。德國表哥好好看啊......................

我逝去的两个少年,又名:胡言乱语

无端法则:


当您看到这篇文章的第一刻,我先对您说一声抱歉,抱歉我要谈的东西有点儿私人。


6月6号晚,我闲来无事刷微博,刷到一条关于重新选角的内容,当时我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但是转而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转发就变成了“我什么也不想说”。我当时的做法实在明智。


6月7号。我和六六从表象到本质地谈了谈。这次交谈的体验不是很好,六六看起来似乎已经摇摇欲坠,而我还没反应过来。最后我向她表了一个态:不存在的,在我这里,重新选角这件事,不存在的。


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正如你永远无法叫醒我。


我处理这件事的方式是出门看电影。妄图让自己爬墙。


6月8号。一宿没睡的我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无所事事,并且吃了很多药。作为一名实实在在的有精神障碍和性格缺陷的人,在这一方面我还挺能豁得出去,甚至享受着情绪化地胡说八道的权利。我不想管我是否偏激,我是否理智,我是否病态,在很多事情面前,我有选择的权利。比如我在药物的作用下,死寂一般地看了一通宵布莱恩·考克斯关于氢原子的研究。


“原子内部是一个奇怪的地方。如果你站在质子上向外凝视原子内部空间,你只会看到空虚。”


“原子是巨大和空虚的,这意味着你的全身也是巨大和空的。”


当我眼睛里只为我提炼出这些句子的时候,我意识到事情的发展有些不可控了。


几乎没有一个方程能解释我现在处在一种什么样的临界状态。这个临界值我永远都算不出来。


那么,就是现在了。


我昨天看的电影中,有一句话,大致是这样的:“这不是值不值得的问题,而是你相信什么的问题。”


这也就是接下来我要说的东西。


从我九岁还是十岁第一眼看到《哈利波特》这本书,一直到年纪轻轻被拽进影院第一眼看见那张世纪合照和惊天一跳,直到如今把心情全盘托出。时间已经走得很远了。作为没心没肺没有魔法的麻瓜,平庸如此,想要在残酷的现实中生存下来,总要相信点什么,抓住一点什么。梨梨曾经有句话让我笑得半死又辛酸得要命:


一帧撑六年。


这已经不是搞不搞cp的范畴了。在我们物理中,这已经是理论的高度了。


想来有些可笑,世间真真假假这般绚烂多彩光怪陆离,可有些人就偏偏要走独木桥,把真情实感塞进虚无缥缈的梦里。


然后孤身一人迎接一个世界的崩溃。


我很难用语言说明这是什么,这到底是什么。还不到三天要消化完一个六年,不可能的,真的不可能的。对于有些东西,它是烙印,不仅仅是单纯的具象化体现。他们与盖勒特和阿不思早就在仅仅几秒钟里成为了我精神世界中的一部分永恒。我想,普通人类还是需要这么一点情怀的。


正所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切实体会过之后,才明白现今自己内心这些说不上来的苦涩。


毕竟我只信一见钟情。不想带进我任何的有关理智的部分。


我的现实生活已经太过冰冷和理性了,我不想这一点痴心妄想的空间都不留给自己。从轰轰烈烈到寂静无声,我在想象世界中度过了漫长岁月,我感谢所有并非我参与的爱情来到我的生命,让我的青春在次次沉默和爆发中走向完满。


我对此心怀感恩。对于那两位少年。我感恩他们圆满了我的一个梦境,对于我来说,那已经太美好了,已经到达完美了。就像我如今站在南极点,实在找不到哪里还比这儿更靠南边的地方了。


所以,请从演员和角色的固有定论里跳出来。我们谈的问题没有那么低级。


虽然有遗憾。但我的梦已经被实现过一次了,而且是十分深得我心的一次。况且梦想这种东西,实现两次就没那么有意思了。


我不是不认同,只是不需要。


就像山谷的夏天转瞬即逝,发生的故事耀眼夺目却不为人知。对于百年岁月,两个月不过瞬间。对于一个六年,五秒也是瞬间。


还好有几次瞳孔放大心如擂鼓的时刻。让我平凡的生命中尝到了何为惊鸿一瞥。


年少时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更何况还是两个。


在漫长无边的等待中,得以见到原作者愿意道出故事发生前的故事并付诸实践,已经是万幸了。此前所受煎熬似乎都被一笔勾销。但无论是何种主观或客观的原因,我都有些不忍窥视他们的少年时期,不愿把时间拨回1899年。


有很多种原因,但因为时间太长,全部都已经变质,成了某种执念。


那个夏天,我的少年们相继消亡,而年轻的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获得新生。


想想都是残忍。


那张泛黄的旧照片背后的故事我永远无法知晓,这个结局已经充满遗憾的完美。因此我心里已经垒成比天高的堡垒,实在不需要有人再将其重新颠覆。


所以,昨天我对六六说,请到电影院来打我的脸。或许到时候我的脑子会自动换人,然后心满意足地走出电影院。


等待可以一笔勾销,但执念不行,我做的这么多梦都不会承认。


打碎了的玻璃要重新被拼装,是需要时间的。我没法儿做到立刻就向前看,这是一份我参杂了太多私人情感的别人的爱情,新的定义,这很难。


此时此刻不得不再提到原作。毕竟那是一切开始的地方,一切的源头。我想文字形象和具象化的形象并不矛盾,它们都同样重要。所谓初心,不正是我现在死皮赖脸不肯面对现实的写照吗?执念是很矫情的,矫情是幼稚和不懂事的,这些都是情怀,而情怀是不可改变的。谁都年轻过。


我也问自己何必,值不值得。


但这不是值不值得的问题,而是我相信什么的问题。


我相信的是他们如烟火般炫丽短暂,而我却隔着浓雾观看。神秘古老又不为人知的故事,从哪儿都无从谈起。我相信少年们的爱情会被搁置,搁置在世界爱情总和的一角,但却是他们彼此心中的秘密。热情、快乐、以及永远流着鲜血的疤。


真好,我还在意气用事,我还在为“这件小事”歇斯底里。我还说过,说不定真的等回忆杀上演,我可能都出坑了,这些都是变数。


只是我趁现在还年轻,还在为浪漫主义的文学失声痛哭,还在哲学里拔不出来,活脱脱的活在梦里。


谁都有情怀,谁都有为情怀伤春悲秋的权利。


情果然不可至深,大梦一场。伤人伤己,得不偿失。


以上。